[顾南西]的全部小说

帝王宠之一品佞妃 帝王宠之一品佞妃
作者:顾南西
简介:
     关于帝王宠之一品佞妃: 【本文1对1,宠文无虐,强强联手】 那日烽火狼烟,她睥睨城下千军万马:“莫怕,本宫不会大开杀戒,会让你们苟延残喘到百年之后告诉后人,本宫这个闻氏胤荣太后是如何大逆不道、谋权篡位将这燕姓江山改姓了闻。” 此女为大燕太后,唤闻柒,市井有言,乃妖后。 传闻,胤荣妖后十三岁入宫为妃,十五岁凤袍加身,十七岁独坐龙椅摄政天下。 传闻,胤荣妖后荒淫无道,三宫六院七十二男妃夜夜笙箫。 传闻,胤荣妖后一双魅眼,修摄魂蛊惑之术,叫天下男儿失魂丢魄。 闻柒听之,道:狗屁! 神马独坐龙椅摄政天下,木有看到她当爹当妈一把屎一把尿地拉扯那小包子皇帝吗?瞎了! 神马三宫六院七十二男妃夜夜笙箫,木有看到是那一朵两朵三四朵烂桃花倒贴上来的吗?瞎了! 神马叫天下男儿失魂丢魄,木有看到还有个漏网之鱼不受蛊吗?瞎了! 说起那漏网之鱼啊…… 据说,九岁杀了生母,十一岁杀了生父,十三岁杀了所有兄弟姐妹……总之,顺他者,杀!逆他者,杀! 据说,性别男,爱好男,禁忌女,偶尔臭美,时常骚包,高兴时杀人,不高兴时也杀人。 据说,貌胜女子,乃天下第一美人,奈何专剥美人皮囊,善画皮之术。 闻柒听之,道:擦,这是逼着老娘扒了他啊。 【剧场1】 某夜,夜黑风高,一人出爪,一人出掌—— “男的!” “女的!” 月光漏进,照见两只手各自在……袭胸。 “摸了我身体的男人,后果,”某妖后笑得很邪恶,“很严重哦。” “碰了我身体的女人,后果,”某帝蹙眉,“死。” 话落,出掌,招招杀气。 “来真的!”某妖后连退,打着商量,“哥们,咱都是文明人,不打架,我吃亏点,嗯……让你摸回去。” 随即,某妖后抓着某帝的手,往……胸前……一按! 某帝石化,下一秒,脸绿了,再下一秒,抽回手,下下一秒,擦手,一遍一遍……又一遍。 妖后脸也绿了:“靠,老娘发誓,有朝一日将你关进老娘的俊男坊,叫你日日夜夜盼着老娘来睡你,宠幸你,各种蹂躏你!” 嗯,这一日,不远了。 【剧场2】 “北帝陛下驾临大燕,贵干啊?”妖后窝在软榻里。 某帝上前:“娶你。” “风大,本宫没听清楚。” “娶你。” “娶我?”某妖后笑问,“你娶得起吗?” 某帝掷地有声:“我以北沧万里江山为聘,一国之后为尊,娶你闻柒为妻。” “聘礼嘛,本宫收了,至于你,”妖后挑眉,大手一挥,“去,后宫待着去,乖乖等本宫来宠幸你哦。” 睡某人,宠幸某人,各种蹂躏某人的日子这就开始了。 【剧场3】 某日,某帝对着铜镜,拿着一袭骚包的红袍子左照右照:“这件如何?” 一旁奴才马屁滚滚:“皇上天人之姿,真真是折煞了奴才的眼睛,娘娘肯定喜欢。”想必今晚,妖后娘娘要来。 这时,殿外报:“皇上,娘娘她……娘娘今夜召了凌楚公子秉、秉烛夜谈。” 撕拉! 好好的袍子四分五裂了,倒是某帝一脸淡然:“你去凌府放一把火,你去未央宫传话,便说朕,”想了想,“病了。”又想了想,补充,“很严重。” 说完,某帝撩开床帘躺进去,香肩半裸,病弱西子美三分。 宫人出了寝殿:“皇上怎么又病了?” “多亏了这病,不然娘娘哪能夜夜来,”掩嘴,“临幸咱家皇上。” 诶,宽衣解带求临幸求蹂躏有木有? 一句话来说,这就是一段傲娇帝的忠犬养成史,是一段嗜血帝王袖手做男宠的血泪史,是一段闻氏妖后祸国殃民乱天下的红颜史。
猫爷驾到束手就寝 猫爷驾到束手就寝
作者:顾南西
简介:
     北赢有妖,亦人亦兽,妖颜惑众: “阿娆,我生得比他们都好看,你只看我一个好不好?” 北赢有妖,嗜睡畏寒: “阿娆,我不怕冷,我可以给你暖被窝。” 北赢有妖,择一人为侣,同生同死: “阿娆,你生我生,你死,我与你同葬。” 北赢有妖,常人无异,天赋异禀者,可挪星辰,可纵时空: “若这天下负了我的阿娆,我便覆了这天下。” 北赢有妖,刀枪毒火不入,不死不灭: “阿娆,乖,吞下去,以后便不会再痛了。” 他亲吻她,将内丹哺给她,自此,钦南王世子楚彧,落了心疾,药石无医,而她,刀枪毒火不入,伤口自愈。 她是权倾大凉的一品国师,重活一世,为了血债血偿,更为了那个唤她一声阿娆的男子。 传闻国师萧景姒年少辅政,不死不伤,擅媚人倾蛊之术,关于她的传闻许多许多,唯有一点,众所周知——国师大人,宠爱惨了一只唤作杏花的猫。 以下为国师大人的宠猫日常: 国师大人对杏花说:“你身子真暖,以后,为我暖榻可好?” “这杏花糕甚可口,从今往后,你便唤作杏花。” “杏花,腿张开,让我看看你是公还是母?” “杏花,不疼,那人伤了你,我便杀了他。” 国师大人还对杏花说:“杏花,我若是母猫儿,便嫁于你,为你生一窝猫崽子。” 后来某一天,杏花幻成了一个貌美的男子,正是天下第一美人:钦南王世子楚彧。 “阿娆,你不抱着我睡吗?我身上暖,可以给你暖榻。” “阿娆,入春了,我……我难受。” 呵呵,春天嘛,那是个配种的好时节。 “阿娆,你是不是更喜欢杏花?”楚彧为难,“可是,我幻成杏花的样子,就不便、不便与你欢好。” 楚彧还对国师大人说:“阿娆,你嫁给我好不好?不用生一窝猫崽子,两只便够了,一公一母。” 后来,阿娆怀孕了,猫崽子出生了,一公一母,一只像父亲,一只像母亲,母亲为其取名为梨花和桃花 梨花哥哥是只猫:“我要为母亲暖榻。” 桃花妹妹是个人:“我要称霸猫界!” 最后,杏花爹爹把梨花哥哥送去了北赢,把桃花妹妹养在了身边,理由是:“阿娆只需要一只暖榻的猫儿。” PS:男女主身心干净,甜宠无虐!
暗黑系暖婚 暗黑系暖婚
作者:顾南西
简介:
     笙笙,笙笙,笙笙…… 他总是这样唤她,温柔而缱绻。 别人是怎么形容他的,一身明华,公子如玉,矜贵优雅,呵,那是那些‘别人’没有看见过他拿着手术刀剖尸时的模样,那时他的一双眼啊,被血染得通红通红。 他有个温柔的名字,叫时瑾。 姜九笙第一次见时瑾,在她公寓的地下车库里。 “你的手真好看。”她由衷地赞叹,眼睛移不开,“我能……摸摸吗?” 他诧异。 她解释:“抱歉,我有轻度恋手痞。” 他迟疑了比较久:“抱歉,我有中度洁癖。”顿了一下,很认真,“只摸一下可以吗?” 摇滚巨星姜九笙,是个恋手痞,新搬来的邻居,凑巧,拥有一双她很想很想私藏占有的手。 姜九笙第二次见时瑾,在他的办公室里,他一身医生白袍。 她先开口,说了症状:“血流不止,浑身无力,”想了想,又补充,“痛不欲生。” 他疑惑:“伤口在哪里?” 她愣住。 “姜小姐,能让我看一下你的挂号单吗?” 她便递了过去。 他笑,眉眼里藏了春天最柔软的星辰:“姜小姐,这里心外科,妇科在楼下一层,左数第四间。” “……” 特么的大姨妈,作孽! 姜九笙第n次见时瑾,在彼得堡大教堂里。 他说:“要结婚吗?我的人,我的床,还有我的戒指与狗,要不要一起收留?” 她笑:“好。” 姜九笙第n+1次见时瑾,在他们新房的浴室里,他背着身,拿着手术刀,满手的血,满地的血,一地残肢断臂,从那堆血肉模糊的骨骸中,依稀能判断出是她捡回来的那只猫。 她问:“你在做什么?” 他说,言简意赅:“尸解。” 她后退了一步,却被他按在了浴室冰冷的地板上,将她的衣服撕碎,满地的血染在她雪白的皮肤上。 他说:笙笙,若是能选择死亡的方式,我希望死在你身上。 他说:笙笙,医不自医,我是病人,血能让我兴奋,让我杀戮,而你,能让我嗜血,是我杀戮的根源。 他说:笙笙,我不怕死,也不怕生,可我怕你让我一个人死,让我一个人生。 他说:笙笙,救救我,你不拉住我的手,杀了所有拽走你的人之后,我就要杀了我自己。 她啊,拉住了他的手,说:时瑾,地上有血,会脏了我的鞋,我要你抱着我走。 她没有这么爱过一个人,愿意陪他堕入地狱。 他没有这么爱过一个人,愿意为她放下屠刀。 备注:本文治愈暖宠风,1v1双处,摇滚巨星和天才医生的互宠日常,讲述一只变态黑化美人医生是如何‘温润如玉’地将神坛巨星拉到地狱一起……滚浴缸的荡漾故事。
爷是病娇,得宠着! 爷是病娇,得宠着!
作者:顾南西
简介:
     父亲总是说,徐纺,你怎么不去死呢。因为她6号染色体排列异常,不会饿不会痛,还不会说话。 萧轶博士却常说:徐纺,你是基因医学的传奇。因为她的视力与听力是正常人类的二十一倍,奔跑、弹跳、臂力是三十三倍,再生与自愈能力高达八十四倍。 周边的人总是说:徐纺啊,她就是个怪物。她是双栖生物,能上天,能下水,咬合力不亚于老虎,体温只有二十度,生气时瞳孔会变红。 只有江织说:阿纺,原来你吃了鸡蛋会醉啊,那我喂你吃鸡蛋好不好?你醉了就答应嫁给我行不行? 江织是谁? 他是帝都的第一病美人,三步一喘,五步一咳,往那一躺,那群恃才傲物的公子哥们一个个都被他给掰弯了。 都说,见过江织,世上再无美人。 周徐纺只说:他是我的江美人。 后来他们在一起了,周徐纺总是担心一件事:“我们以后的孩子会是什么样的?会健康吗?” 江织缠着她亲:“什么样的都无所谓。” “我会不会生一颗蛋?”毕竟,她和鱼一样,能在水里呼吸,跟猴一样,能一蹿十米高,生个蛋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了。 江织就会耐心地哄她:“我江织的种,就算是颗蛋,也是世上最金贵的蛋,阿纺,你尽管生,我给我们的蛋造个金窝,绫罗绸缎地孵着,让它做世上最幸福的富二蛋。” PS:互宠甜文,双洁。
葡京网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