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葡京赌博游戏 > 魔禁之万物冻结 > 第2472章 强行征召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葡京赌博游戏] http://www.huyumei1830.com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大雨滂沱。

    芦屋道满站在雨幕之中,任凭雨水冲刷着自己的身躯。

    或许稍稍有些矫情了,想起自己即将要做的事情,芦屋道满不禁回想起自己的过去,那时的他,纵使再胆大包天,也不敢做出这种事情吧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无拘无束的感觉,真心不错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芦屋道满拿出一张自己精心勾勒的符咒,往其中注入了自己的灵力,任其在风雨之中飘飞。

    符咒飞跃天空,在雨幕之中穿梭,最终是来到了阴阳厅的大楼之前。

    刚刚执行完任务回归的木暮禅次朗感觉到这股不断迫近的不祥气息,当即停下脚步,他折返回去,警惕地抬头看向这枚危险的符咒。

    在木暮禅次朗和几位祓魔官的注视下,这枚符咒于半空中化为巨大的暗红铯枭形简易式,大声地向阴阳厅传达着制作者的口信:“芦屋道满,三日后将会来取走鸦羽织!”

    随即,枭形的式神褪去外形,重新化为一张符咒从空中落下,最后停在木暮禅次朗的脚边。

    最初,阴阳厅的众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,待到众人明白这封传信的意思后,整个阴阳厅都炸锅了!

    除了上次白井月脚踏阴阳厅大楼之外,阴阳厅何时遇到过这种情况?别人居然上门挑衅!这能忍?

    时间已将深夜。

    因为前不久送到阴阳厅的那封书信,整个阴阳厅都在高速运转着,而这里,办公楼的第一会议室里中,正进行着商讨如何应对【D】的会议。

    出席者,毫无疑问都是足以代表阴阳厅的骨干成员。

    首先,是被仓桥源司厅长亲自任命的本案件总指挥,咒搜犯罪搜查部部长,十二神将之一,【神扇】,天海大善。

    管理祓魔官,祓魔局修祓司令室室长,独立祓魔官,十二神将之一,【炎魔】,宫地盘夫。

    情报科灵视系系长,特别灵视官,十二神将之一,【天眼】,三善十悟。

    独立祓魔官,十二神将之一,【神通剑】,木暮禅次朗。

    独立祓魔官,十二神将之一,【结界之姬】,弓削麻里。

    独立祓魔官,十二神将之一,【噬鬼者】,镜伶路。

    除了他们之外,包括祓魔局情报课课长渡边宪一、最为了解办公楼构造的总务部部长、咒搜部公安课课长以及负责双角会的比良多笃祢皆位列席中。

    可以说,除去几个不在东京的,或是去执行特殊任务的,阴阳厅最为精锐的力量都集中在了这小小的会议室之中,商讨那封标明了位置、目标和出手时间的通告信。

    “三善,那封信如何?”

    “极有可能是【D】本人制作的符咒。”

    三善十悟将被封印的黑铯符咒放在桌子上,往前一递,坐在三善十悟身旁的宫地盘夫,伸手拿起符咒。

    “如果真是芦屋道满的式符的话,那这可就是一件宝物了。”

    “前提是如果他真的是芦屋道满的话。”

    天海大善耸着肩,对此并不是特别在意,相对地,他更在乎和【D】有所关联的双角会的情报:“不管怎么说,我们有一大堆事要问这家伙,无论如何都要抓住他。”

    镜伶路不耐烦地啧了一声,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如何防范白井月那个诡异的男人,至于这个自称芦屋道满的【D】,或许实力真的很强,可那又怎么样呢?难不成对方还真的能颠覆阴阳厅不成?

    知晓镜伶路性格问题的天海大善故意当做没听到,继续说着正事:“宫地,迎击阵型准备如何了?”

    宫地盘夫很是自信:“已经设置了以麻里里为中心的咒术结界以及防护壁了,可谓是铜墙铁壁。”

    “室长,请不要叫我麻里里。”

    弓削麻里说着不管抱怨几次都没有用的话语,看那轻松写意的样子,显然是认同了宫地盘夫的推断。

    见状,天海大善转过来询问和他一同列席的比良多笃祢。

    “比良多,咒搜部有什么话要说吗?”

    比良多笃祢上前几步,来到天海大善身边,在众人的注视下,开口说道:“关于【D】的谜团众多,无法轻易下定论。”

    天海大善似乎早就知道比良多笃祢会这么说,他紧接着说道:“那就说说你的个人推测吧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一点。”

    比良多笃祢知道自己现在不能违背自己的人设,于是他只好以阴阳厅精英的口吻说道:“我认为这件事情极有可能有双角会的参与,我所期待的是,通过逮捕【D】,能否一口气捉出双角会的中心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听的就是这句话!”

    手中的折扇拍打在另一只手上,发出清脆的响声,天海大善目光看向会议长桌的尽头,那个背朝着桌子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长官!”

    伴随着天海大善的这一声呼唤,所有人的视线都不由得聚焦过来,看向坐在首位的那个身影。

    阴阳厅厅长、祓魔局局长,十二神将之首,【天将】,仓桥源司!

    “阴阳厅将出动所有战力,迎击【D】!”

    仓桥源司的话语,奠定了这一场迎击战的基调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准备就细节问题进行一些商讨的时候,仓桥源司突然将一份文件从手边递出,让众人传阅。

    很快,众人便看完了情报,并不由得为情报中的内容感到震惊。

    “一击便净化了犬神?这个叫日暮戈薇的小姑娘···很厉害啊!”

    众人都很惊讶,他们每个人都审视了好几遍情报,确认这并非误谬,而是才由前线监视人员传递上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这么强力的净化之力,我认为会在对【D】的作战中起不错的效果,希望能够对其进行强行征召。”

    天海大善眉头一皱,他本能地觉得仓桥源司征召日暮戈薇并不单纯为了对付【D】,或许仓桥源司还想着要夺取日暮神社里所隐藏的秘境。

    可是他看了一眼其他人,便知道这件事情是阻止不了的。

    虽然也有木暮禅次朗这样不想把无辜少女卷进来的人,但显然,更多的人希望能够借助日暮戈薇的净化之力来对付【D】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看上去都信心十足,但怎么说对手可是【D】,自称芦屋道满的存在,他们怎么能真的如同表面那样一点压力都没有呢?

    为了缓解心中的压力,自然是要借助一切可以借助的力量,纵使日暮戈薇可能从头到尾都没有上场的机会。

    毕竟,有底牌和没有底牌,那完全是两种心态。

    在强行征召日暮戈薇这件事情上达成统一后,仓桥源司将目光看向宫地盘夫。

    “那么,带回日暮戈薇的任务就交给你了,必要的时候,可以采取武力手段。”

    宫地盘夫嗯了一声,接下了这个任务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葡京网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