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葡京赌博游戏 > 农门有喜:拐个王爷来种田 > 第516章 女人祸国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葡京赌博游戏] http://www.huyumei1830.com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第516章 女人祸国

    在床上硬生生的熬了一个月,周桂兰只觉得自己要长毛了,但是挨不过徐常林的强硬,在床上躺到了第三十二天才从床上下来,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,然后便开始预备徐婳祎的满月酒。

    入夜,护国公府上下张灯结彩,满朝文武不管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思的人,都纷纷送来了贺礼,讨了一杯喜酒。

    紧跟着第二日,宫内便送来了三份贺礼,除了徐天的,周桂兰将安平和太后送来的东西一股脑的扔进了仓库。

    本以为日子会这么平静下去,但是没想到,刚过几日,街上便出现了这样的流言。

    “天下有女,祸乱苍生,若不除之,大梁将亡。”

    而与这流言一同来的,还有一块石碑。

    “天子无道,灾祸难平。有女宛然,可理朝纲。”

    徐天高坐在殿上,下面大臣闹嚷的声音,在燥热的夏季更让人燥郁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徐天一掌拍在了龙椅扶手上,看着下面陡然安静的人群,深吸了一口气道:“各位大臣怎么看?护国公,你先说。”

    徐鼎闻言上前一步道:“回皇上的话,陛下勤政爱民,兢兢业业,先天下忧,未曾享乐,这不过是妄言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护国公说的有理,皇上虽然年幼,却心怀天下,仁政亲民,石碑来路不明,怎能说这是上天降下来的,摸不准是那个心怀叵测之辈做得手脚!”

    孟江从人群中站了出来,弯着腰说道。

    春闱之后,他便被封为了言官,此时他的一句话却刚刚好道破了这个诡计。

    后宫。

    不管京城内是如何的风起云涌,这御花园中还是一样的姹紫嫣红,争奇斗艳。

    太后和安平走在一处,身边侍奉的宫女太监退避了好远。

    “太后,你不觉得这次的事情太过明显了么?”

    安平随手捏断了一只芍药,漫不经心的揪着上面的花瓣。

    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什么明显不明显的?”

    太后站住脚,看向安平出声道。

    安平闻言笑了笑,将手中光秃了一半的芍药塞到太后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您不用装傻,我也不是蠢笨的人,这件事难道不是您做的么?或者说,您宫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安平!”

    太后怒声叫停了安平的话,厉眉道,“有些事,知道的越多,死得就越快。”

    安平笑了笑,手拂过发鬓,带着一丝丝的媚意。

    “皇嫂,明人不说暗话,我也就不瞒着你了,若是没有我,你真的以为你能联系上北狄的人?”

    太后握着芍药的手一紧,仅剩半边花瓣的芍药此时一团糟乱。

    “零落成泥碾作尘,啧啧,真是可惜了一朵好花啊。”

    安平可惜的摊了摊手,然后在太后错愕的眼神中,堂而皇之的离开。

    阳光洒在京城的街道上,闷热的天气让人心生燥热。

    周桂兰走在京城的路上,听着街上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的人,讨论着近日的流言。

    “夫人,您来了?”

    火锅店的老板见着周桂兰忙出声唤住了她,然后将白逸轩的信件递了过来道:“这是白老板的信,还有这个,是白老板知道您生了千金送来的贺礼。”

    周桂兰接过老板手里的盒子,随手放在了袖中,然后拿着信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从上到下看了一遍信之后,周桂兰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白逸轩在越国的店子开的很好,除了越国京都之外,还在几个重要枢纽城市开设了分店,现在他正要离开越国去往别的国家。

    周桂兰坐在屋子里,难得的阴凉让她有点不想离开,但是一想到家里的徐婳祎,还是懒懒起了身,拿起信件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结果刚出门,就听到一楼传来的争吵声。

    她蹙了蹙眉,提着裙摆下了楼梯,走至吵嚷处,拉过小二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夫人!”小二看到周桂兰,眼神一亮,担忧的看着人群中的掌柜的,然后解释道,“有人吃火锅坏了肚子,说是我们店里的菜品不干净,让我们赔钱,要不然就告官,封我们的店。”

    周桂兰闻言翘脚看了眼人群中间身材壮硕的汉子,和一旁脸色发白,身子冒汗的瘦弱书生,对小二说道:“行,这事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便从空隙处挤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这大夏天的,客官怎么这么大的火气啊!”

    周桂兰将额上尽是汗珠,神色难言的掌柜的拉至身后,对上壮硕汉子的脸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谁啊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这家店的老板,客官有什么事不妨和我说。”

    周桂兰笑颜道,然后转头看着瘦弱书生,关切道:“这位客官,您还好吧,要不然叫人找个大夫过来看看?”

    瘦弱书生摆了摆手道:“麻烦老板了。”

    周桂兰得话便将掌柜的推了出去找大夫,一个人面对着壮硕汉子的指责。

    “你这老板还算是有点良心,但是我兄弟吃了你家的东西不舒服是事实,你说怎么办吧!”

    周桂兰闻声没说话,只是细细打量着书生的脸色,出声道:“这位客官,您早上是不是没吃东西?”

    瘦弱书生闻言诧异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哪有时间吃东西,好不容易将连日来的车马劳累缓了过来,以为能睡个好觉,结果就被这人从床上捞了起来,非要吃什么火锅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他不由得抬眼白了一眼壮硕汉子,然后轻声道:“老板,你知道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客官是第一次来吧,熟客都知道,来这吃火锅,要不早上必须吃饭,要不然吃火锅之前就要喝上一小碗的酸奶,要不然都会难受一阵儿。”

    瘦弱书生闻言看了一眼周围人的神色,便知道周桂兰说的是真话,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刚想说话道歉,就被门口传来的一道女声堵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我当是怎么了,竟是为了这么多人!周桂兰,你这店子可是吃坏了人,要开不下去了么?!”

    周桂兰看着人群中央,慢悠悠走过来的一身异族装扮的周秋香,眼神微眯,错过了一旁瘦弱书生的眼神,开口道:“借你吉言,姑且还撑得下去。”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
葡京网投